远大论坛一:需求侧管理破解电荒难题
 
 
发布时间:2011/6/8 11:05:06   被阅览数:7220次
 
 

 
 


左一:胡灿明,远大空调设备公司总经理;左二:黄从新,西北电力设计研究院教授;中间:徐锭明,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右二:康艳兵,国家发改委能源所“用电需求侧管理”项目中心主任;右一:骆 新,东方卫视首席评论员。

    目前,中国正经受着大面积电荒的困扰: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湖南、河南、江西、重庆等多个省市陷入缺电局面。电荒导致一些地区拉闸限电、工厂停产、商场空调停开,有的地方甚至连居民用电也难以保证,一些地区的民生和经济运转受到严重影响。

    面对如此形势,远大集团于6月4日在其本部长沙远大城召开了 “需求侧管理破解电荒难题”主题论坛,来自能源、环保、企业、经济界精英及媒体齐聚一堂,共同商议破解“缺电”难题的办法。我社总编邹晶女士也参加了本次论坛,并作为论坛第二部分的嘉宾与各界精英论剑。以下是本次论坛第一部分的实录。

时间:6月4日 13:30-15:00
主持:张 跃 远大集团总裁
嘉宾:徐锭明 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
      康艳兵 国家发改委能源所
            “用电需求侧管理”项目中心主任
      骆  新 东方卫视首席评论员
      黄从新 西北电力设计研究院教授
      胡灿明 远大空调设备公司总经理


   张跃:
最近远大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我们30层的可建模型通过了中国建筑科学院抗震测试,验证了它达到超九度抗震的能力,而中国建筑绝大多数是6度,这里折射出远大的研发能力。我们想做,就一定能做好!过去两年我们研究建筑的抗震、节材、节能花的精力是非常大的,这也反映出远大的一种企业文化,创新追求极致的企业文化。

   第二件事,我代表远大集团得了联合国环境署所颁发的“地球卫士奖”,因为在节能减排方面,远大做了很多事,获奖是因为两个原因,第一原因远大的非电空调,可以不用电,从人类能源效率利用来讲是最高的,全世界接近90%是用燃料发电,用油或者是气就有尾气,发电只有30%多的能源利用效率,非电空调利用废热可以把能源利用效率提高到90%以上。第二个原因,非电空调是不使用有潜在和有危害的冷媒。前几年联合国给我们颁发了保护臭氧层金奖,就是因为使用零污染的冷媒。当然也有远大在建筑节能上推广的原因,建筑节能远远比中央空调和其他设备更重要,远大城做了很多这样的改造,看起来很普通,正因为普通才有价值,两三年就有回报,正因为普通所以才重要。

    我们今天想请大家来是讨论跟节能环保密切相关的一个问题,缺电和电力能源效率的问题,当前是电荒的问题,我们今天想请大家来讨论这个问题,在电的问题上我们有多少正确的事情没有做,我们多少错误的事情做了。


张跃主持

    首先我谈谈我的理解,需求侧管理简单的通过终端使用设备和方式或者系统调节方式,降低整体的电力需求负荷和提高电的使用效率。比方说需求侧管理有一条,把不节能的灯泡换成节能灯泡,这是很重要的需求侧管理。比方说在照明上装一个感应开关。比方说把电空调变成非电空调,这样使得电的负荷不会那么集中,空调使用电和短的负荷。负荷量减少也是需求侧管理,甚至墙体的保温也是需求侧管理。所以需求侧管理,应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话题,我们国家也很重视。下面每一个专家用5分钟阐述你的观点,有请专家发言。

    徐锭明:今天非常高兴,和远大空调接触十几年了。我讲下面三点:第一,对远大集团创业23周年给予祝贺。预祝远大科技集团在十二五期间取得辉煌成就。第二,张跃先生代表中国获得“地球卫士奖”,这是中国获此殊荣的第三人。第三,关于电荒的讨论,预祝成功,各抒己见,仁者见仁,最后再来辩论。最后我个人向远大集团的员工学习,向你们致敬,你们为中国的低碳发展做出了你们重要的贡献。最后,明天是世界第40个世界环境日,主题是:“共建生态文明,共享绿色未来”,也祝远大集团秉承保护环境保护生命的理念,前程更加远大!


徐锭明发言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人民网谈到低碳引领未来;发改委讲,关于气侯变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应对气侯变化。在原始社会,人们敬畏自然;在农业社会,顺从自然;工业社会,人们征服自然;在未来社会,我们和谐社会,表现我们对自然的友好。地球不仅是父辈的地球,而且是儿孙的地球。

    今天我们研讨会就是为了我们子孙修取来生福。世博会上有一条标语,一切都是从不可能开始。未来源于梦想,没有梦想就没有未来。谢谢。

    张跃:用掌声感谢徐老,徐老对远大的支持和关爱实在让我感动。徐老对于环境的这种态度、这种重视的态度和激情澎湃的态度,使我们看到国家或者中国未来环境保护的希望。

    康艳兵:远大集团作为节能、环保型公司已经走过23年,并且张总又获得“地球卫士奖”,我表示衷心和热烈的祝贺。我一直在从事节能减排工作以及政府研究推广,现在又从事低碳工作,我觉得每次来到远大,都很有感触,围绕着刚才跃总谈到这几的问题,我想谈三点。

    第一,关于需求侧管理。需求侧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国外主要是提二氧化碳的减排,二氧化碳减排是直接排放,但是最影响直接排放的是用户侧,所以说,用户侧体现电厂排放,这就是需求侧管理。这个理念跟国家的节能减排是完全一致的。

    第二,我们国家过去一直积极推动需求侧管理,今年初特别下发了今年电力需求侧管理文件,政策文件里面做了很详细的政策要求。我补充两点:第一点,我们应该围绕电力体制改革,特别是电价形成机制,要进一步深化。第二点,我觉得需求侧管理所涵盖的范围应该更大,首先是我们该不该用,然后再说是不是节能的。刚才听张跃总裁讲的话非常对,我们学空调的人,我们致力于把空调全部消灭掉,这就是我们神圣的责任。关于“十二五”相关政策思路,我想谈一下个人不成熟的观点:

  1. 节能减排应该从技术进步向结构调整转变。“十一五”期间我们通过技术进步完成了节能减排指标,“十二五”我们改造空间小了,我们结构调整压力很大,比如说我们现在的钢材、水泥生产了世界一半,我们生产的洗衣机、电冰箱、空调占了全世界一半,手机占了全世界一半。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翻两番三番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要调整结构。
  2. 原来通过节能减排,主要是通过生产型大企业。“十二五”期间,应该是生产端管理与需求侧共同推进。因为大的企业现在潜力已经相对来说比较小了,然后需求侧管理该怎么引导合理消费,非常重要。
  3. 原来我们是国家牵头,地方狠抓,重点在大企业,未来要向中小企业,包括散户、老百姓家庭、公共机构、交通,这些散户去推动,这就是我们需求侧管理重要的领域。
  4. “十一五”期间主要做的是节能改造,特别是围绕十大重点节能工程实施方案,“十一五”国家2千亿支持节能改造,到“十二五”期间,除了节能技术改造,我们要加大对一些重大节能关键技术它的示范产业化推广。
  5. 原来我们一直在抓措施,比如说用了节能空调,用了保温隔热,但是它的效果怎么样,以往效果验证力度不到位。应该是按实际减排的二氧化碳排放多少这个数来说话,不管有什么技术,国家关心的是这个,老百姓关心的也是少交电费,这是核心的东西。
  6. 我们的政策体系应该从激励转变向激励加约束。我们“十一五”期间更多的是优惠,“十二五”期间除了优惠,还有监管机制要加强。应该从行政手段到市场手段有所转变,所以现在也在积极的研究节能标准、碳标准,怎么以最小化的成本实现节能减排。

最后,远大是一个为节能环保而诞生的企业,我也衷心的祝愿远大公司,借助这么好的政策环境,为国家节能减排做出贡献,同时也祝愿有更大远大的前程。

    张跃:康主任谈了三个方面,观点相当准,他说看效果,节能减排不能只讲形式,要讲效果。

    黄从新:我本人是在电力设计院工作。这些年总是在谈电荒,我们的工作做了很多很多,电厂也建了很多。为什么有电荒?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现在煤价跟电价脱钩,导致目前发电厂一发电就亏损,最后只好不去发电。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是经济发展中,很多硬件落后,或者很多居民楼的发展以后,带来的需求量特别大,带来电力供应的不足。这里面电厂的效率整个能源效率是非常低的,大概是36%-40%,从一次能源转化成电不足40%,刚才说电是清洁能源,但是生产过程中并不是清洁能源。

    说到需求侧管理,我们有很多做法,但还是要从建筑节能入手,建筑能耗在全社会的30%-40%之间,咱们国家更高一些,发达国家低一些。

    首先,如何降低建筑能耗,这是这些年来所面临的重要课题。实际上最重要的问题,本身空调系统和采暖系统,是在建筑保温方面来讲,减少的需求这方面最大,所以建筑节能首先应该是建筑围护结构的节能。

    第二,经济性的问题。我们在做节能保温的同时,要综合考虑成本投入问题,对一个企业是可以这么做,但是如果全社会所有的建筑都这么投入,需要仔细考虑,因此要因地制宜。

    因此,主要是节能,开源没有办法,但是我们可以节流。分布式能源和吸收式热泵这两个方面来讲,我觉得将来远大可以在这方面大有作为。

    骆新:虽然中国今年遇到前所未有的电荒,但是一定还会出现这个问题。今年全国有10个省第一季度GDP超过10%,跟国家约定的GDP相对下降。而国家对现在的政策政绩考核,主要集中在GDP是否提高,而GDP的提高主要方式是工业产量。因此,我非常悲观的认为现在全国面临电荒已经出现,但是全国的增速不会改变,需求侧对电的用量还要上升。

    电力出现这样的问题,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全国煤涨价,上月山西涨了3分多。我认为除了电厂长期亏损,跟电网分配方式有关系,但是现在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垄断,很多价格没有彻底定。美国一共有500个电网,充分的市场竞争,能够使得电价高低错落,电价更加合理。中国两大电网,自身效率,释放出来的利润和能量被垄断消耗掉了。中国真正的缺点是生产、输送、配电不合适。用户端电力需要不需要,能不能发出来,是否要建特高压......都需要进一步精细化。所以我个人认为企业要把节能减排看成是投资效应去看待,同时也需要国家的支持。我觉得未来潜力非常大。

    胡灿明:我在远大工作14年,一直从事技术和管理。我的观点相对来说比较窄一点,但是能为大家提供通过需求侧管理破解电荒的实用技术和方案。需求侧管理的方式非常广泛,改进建筑的围护结构、新技术产品的利用等等。我们做非电空调23年,在空调领域的新技术及管理方面,更多的是在全球整合资源。对于国内能源方面做了一些了解,有几个观点:

    第一,从韩老师的资料上来看,过去20年以来,中国煤炭用量每年增长,比例跟中国经济GDP增长比例基本上是同步的,经济增长总量和煤炭需求K值线很接近。火电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动力,但时至今日,已经绑架了中国经济的发展。

    第二,中国电力发展,70%以上靠火电。4月份因为缺水火电供电量达到了84%。现在形成了结构问题,太依赖火电。中国火电的发电效率就单位功率的煤消耗来讲,世界先进水平,但是整体来讲,从采煤开始到终端效率非常低,整个能源使用效率来讲,达到13%左右。因此,中国的电力系统既是强大的,同时也是脆弱的。表面上看,当前电荒困局的表象是电煤博弈,根本上的原因在于能源结构不合理。

    第三,我们在很多领域可以通过一些具体的技术方案来实现节能减排,比方说分布式能源系统。我们根据客户需求的不同,提供冷、热、电的整体解决方案。美国在过去10多年时间,分布式能源从全国总发电量的10%提高到30%。人均GDP增长了近5倍,而能源消耗只增长了40%左右。因此推广分布式能源能有效的解决城市电荒困局:

  1. 就目前中国情况来看,分布式能源符合科学发展方向,符合节能减排、节省投资的原则。
  2. 现在市场有巨大的需求,电荒成为目前困扰市场的一个难题。对于商业用户来说,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能够进一步降低经营成本,并确保不再缺电。而对于快速增加的天然气供给,燃气公司最重要、划算的使用方式就是冷热电联供。举例来说,上海世博会全部选用远大非电中央空调,相当于少建一个30MW的发电厂。
  3. 分布式能源系统技术上成熟,经济上可行,在世界上有非常成熟的应用经验,而中国有后发而上的优势。远大参与的分布式能源项目在全世界已经超过了1000个,都取得了非常好的经济性。

    因此,冷热电联供是一个综合的解决方法,包括区域内的用电需求、空调需求、供暖需求。

    第四,我们现在面临一个电荒,可能贯穿整个十二五。如果体量小的单体建筑,直接采用非电空调是最直接有效地的方法。废热型机组可以直接变废热为宝,直燃机直接利用夏季比较富裕的天然气资源,可以削减夏季电力尖峰,平衡燃气低谷。

    第五,要想切实解决目前的电荒困局,还需要政府支持,企业推动,进一步扩大市场化经营。

    张跃:非电空调是非常好的产品,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电力企业,有利于终端的所有用电的消费品。首先用了非电空调,电力负荷没有那么高,发电机整体效率提高了。韩国规定大空调必须用非电空调,所以电网全年使用率比较均匀,使用达到了6500小时,中国现在不到4000小时。我现在到处宣传非电空调替代电空调,就解决季节峰谷的问题,去年世博会期间,上海电力局新闻发言人,说上海今年之所以没有缺电,正是因为世博会用的全是远大的非电空调。我决定应该讨论这个问题。

    徐锭明:今天题目应该加字,改为能源需求侧管理,符合十二五规划。有两句话,第一,能源需要做两个方面的话题,生产和需求。第二,能源需求要采取差别化管理。能源需求侧管理要害在哪里?本质是能源结构的优化和调整。能源优化和调整,又有四句话,叫“因能制宜,各取其用,因需制宜,各得其所”。空调是一个支流,只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问题,解决问题非常困难,要改变管理方法,涉及体制、、经济利益问题,非常困难,行业龙垄断扩大,重复建设延伸,政策价码层层。

    张跃:我非常尊重徐老,不过我还是想告诉徐老,我们不要怕讲自己,不要怕讲具体的东西,徐老讲得对,要上升到理论,但也要做到实际。我们要有非常具体的措施来讲节能。在中国大概有10家可以做非电空调,但是只有远大一家是真正百分之百做这个。电力尖峰负荷主要是由电空调引起的,这个问题太严重了。

    骆新:对非电空调我非常赞同,一定要推广,但反对通过立法的方式来推广。目前溴化锂技术,只有远大少数几家做,如果一旦立法,可能是在保护一家民企。我建议国家在电价、燃气价格调整来推广,这件事企业可以推广。

    张跃:韩国做、日本通过立法来推广非电空调,因为他们缺能源,所以他们用非电空调,在中国是完全打压非电空调的,中国天然气在全世界中等,但是电是非常便宜的。广州天然气已经到了4.8元每立方米。

    骆新:现在电价有政策保护,还没有拉得更高,只有拉到更高,非电空调就可以推广了。

    张跃: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刚刚说需求侧管理,或者说非电空调不成气侯主要是这个问题。我认为通过需求侧管理,梳理空调用能问题,能使得最终电价下降,如果空调选对了,最终电价会下调。

    徐锭明:我是国务院的参事,虽然没有权,但是可以给总理写报告。我希望能把这件事“从理论到实践,从现实到未来”写清楚给我。你能感动我,我可以以个人名义给总理写信,我建议你们组织班子,从理论到实践,写这篇文章有两个要求,第一,让不懂的人看懂,第二,让专家看了提不出意见。新能源革命带来的变化将有利于需求侧管理。

    骆新:我向张总提问题,您现在发现非电空调也好,节能建筑,您最迫切的是什么?

    张跃:冷热电联产用废热空调,在中国份额非常小,非电空调正常应该占中央空调市场的90%,还有10%给谁。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用,电力空调,燃气公司夏天天然气卖不出去,电力公司春秋有大量的电力浪费。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卖不出去。

    骆新:非电空调成本怎么样?

    张跃:要把配电、锅炉、机房、辅助设备、高低压配电和电空调相关的电力增容费用计算在内,非电空调要低30%。发电、输电到传输、降低损耗有多少?真正电的效率13%,非电空调总体能源效率超过100%,电空调COP按4计算,非电空调比电空调效率提高1倍。

    任志强:你说的是用煤发电,中国的电网是整体,水电、核电、风电。

    张跃:比不上可再生能源,或者说水电真有多的话,全世界没有什么能源跟可再生能源比,非电空调如果在有天然气的地方都用就够了,在有废热的地方都用就够了。请各位嘉宾用一句话总结论坛的观点。

    胡灿明:欢迎大家使用远大非电空调。

    黄从新:愿节能从远大实现。

    徐锭明:置换用能时间,置换用能品种。

    骆新:要站在更高的时空角度看结果。

    张跃:大量用非电空调替代电空调,如果这样做,未来十年不再需要增长电网和电厂的投资。谢谢我们的嘉宾,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链接:
  • 论坛二:中国节能减排与电力发展趋势
  • 非电空调的机遇
  • 中国天然气发展与非电空调
  • 关于举办中国农村和小城镇水环境治理论坛的通知
  • 远大集团总裁张跃获联合国“地球卫士奖”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