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之后绿色转型前景展望
 
 
发布时间:2016/12/19 14:56:19   被阅览数:1119次
 
 

 
 


  12月9日,中国绿色创新夏季学院专题论坛“美国大选之后的绿色转型前景展望”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举办。世界资源研究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斯蒂尔发表主题演讲,安德鲁·斯蒂尔博士是世界资源研究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环保部中国环境与发展合作委员会的特派外方顾问委员,曾历任世界银行环境局局长、气侯策略基金联合主席,英国国际发展部主任等职位。他从政治、经济、全球影响等角度分析了美国候选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后,将会给全球绿色转型带来怎样的影响。
  特朗普此前曾公开表示他上任后或将带领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于美国未来绿色转型之路,安德鲁表示担忧,但同时他表示,全球环境总体发展将拥有好的前景,而在这方面,世界需要中国展现领导力。安德鲁认为,未来如何加强碳减排,如何转型为一个更加绿色的增长模式,依然具有很多正能量,概括为七个正能量:


世界各国的支持
  2016年11月19日凌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二次缔约方大会(马拉喀什气候大会)正式落下帷幕。与会各方就《巴黎协定》程序性议题达成一致,重申支持并落实《巴黎协定》的决心。各国纷纷表示,不管美国怎么做,我们会兑现自己的承诺,与此同时,我们会继续推进自己本国的方案。世界资源研究所也会监控各个国家的承诺是否兑现。

煤炭用量的下降
  过去三百年,世界的发展离不开使用煤炭,这也对环境产生了严重危害,是现在污染的主要源头。现在煤炭的使用量正在下降,而特朗普表示要加大煤炭的使用量,实际上是想要加大就业率。其实煤炭行业在美国只有6.6万个工作岗位,而可再生能源行业在美国有60万个工作岗位,能效利用行业在美国有190万个工作岗位。
  除此之外,即便特朗普想发展煤炭,但是美国的能源公司是否愿意购买煤炭以及相关的能源?比如现在想建造一座火电厂,但是大家会想,四年后如果总统换届,是否政策又会发生逆转?而建造一座火电厂至少需要四年。2005年,美国境内有619家火电厂,而2015年,只有427座火电厂。数量递减很明显,现在大家要么是建造天然气发电厂,要么使用其他能源。现在也有很多专家研究中国问题,那中国的煤炭用量是否已经达到峰值?通过2014年和2015年的数据来看,中国的煤炭使用量也在下降,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而在同一个地区内,巴基斯坦、印度、越南的煤炭用量一直在上涨。

可再生能源使用量的上升
  1975年至今,可再生能源的价格下降了99.4%,而发电量从最开始的2兆瓦上涨到现在的65000兆瓦。中国是可再生能源利用的全球领导者,中国的装机量也是全球最大。

大数据的使用
  大数据和信息技术正在改变着我们的工作方式,通过这些技术,我们可以让环境污染者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举例而言,世界资源研究所与某高科技公司和NASA联合,对全球的森林进行监控,精度可以准确到0.5米。比如我们监测了印度尼西亚森林大火,可以精确的找到起火的火源,以及污染物走向。去年火灾对印度尼西亚造成了18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大于印度尼西亚整个国家的棕榈经济的产出,所以火灾对印度尼西亚的影响非常大。

私营企业主动配合
  过去,私营企业在法律法规的要求下,会被动采取措施以达到低碳排放标准。而现在,这些私营企业,尤其是大型的私营企业,他们更加主动地加入我们的绿色足迹。这些企业想要政府解释清楚具体的环保法律,已消除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在去年召开的巴黎气候大会上,参会的代表有很多是来自各个大型跨国公司的CEO,他们统一口径,要求全世界达成强而有力的气候协议。虽然对他们而言,不管高碳或者低碳,他们都有自己的盈利方式,但是他们认为低碳对于公司可持续发展更加重要。

城市绿色发展带来的希望
  相对于国家而言,城市对低碳未来更感兴趣。因为市长真正需要解决城市存在的现实问题,尤其是那些沿海城市,他们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海平面上升现象所带来的次生灾害更加敏感。温室气体排放是我们效率低下的晴雨表,交通管理越不好,碳排放越多,反之交通越拥挤。目前全球有超过600个城市,愿意加入《市长契约》,当然也是来自市民的要求。市民更希望自己的城市成为低碳城市,而且如果成为低碳城市,其本身也会具有更强的竞争力。2010年,中国已经具有42个低碳城市,而到今年,已经大约有89个低碳城市。

金融体系对环境领域的支持
  在历史上,金融体系第一次对环境做出反应,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金融系统包括银行、股市以及各种金融市场的参与者。他们以前大多支持高碳发展,因为银行家是保守的群体,他习惯于借钱给那些他之前借过钱的行业或者公司,所以他不太愿意冒风险投资新领域,并且他们相对短视。如果要让他们投资绿色增长行业,他们需要长期关注和考察。比如投入太阳能项目,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钱,后期才能看到收效。但是如果投资天然气管网,前期并不需要太多投资,但后期受益十分可观。金融业已经开始发生转变,我们必须改变金融行业古老的思维方式,这将会涉及到上万亿的资金,而不仅仅是简单的绿色基金融资而已。
  安德鲁·斯蒂尔认为即使特朗普不会成为在环境方面很好的领导者,但是未来会继续向绿色迈进,并且充满希望。而这个任务非常紧迫,我们不能放松警惕,不能总想着慢慢进入绿色发展轨道。按照《巴黎协定》的承诺,要确保气候变化能保证大气温度只上升2℃的情况下,全球所有国家都需要在2050年之前将碳排放量减少30%,这将是对历史上最大的技术进步进行的考验。全球90%的城市增长非常快,都在逐渐走向绿色发展,而过去的传统和体制有很多僵化的东西,需要我们去改变,这并不是召开一两个研讨会能解决的问题,我们需要严格设计的政策,而我们更需要的是行动。
  中国在碳减排和创新领域,是一个全球领先的国家。中国在生态文明方面建立了一个非常强大的概念,不只是低污染和低碳的发展,而是文化、经济、自然和谐发展。如果中国的生态文明概念能在全球传播,将会是整个人类的巨大福音。
  “中国在生态文明方面建立一个非常强大的一个概念,它强调的不光是低污染,低碳的发展,而是一种文化,一种经济和自然之间的和谐发展。”安德鲁·斯蒂尔同时表示,如果中国的生态文明这个概念能够在全球传播开的话,将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在随后的点评与对话环节,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兼总工王金南、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与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与安德鲁一起就全球环保与绿色发展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兼总工王金南说:“相信我们还是能够在绿色发展转型道路上一起来前进,而且我也相信美国的人民最终还是要去促使新的政府往这个方向去走,不需要太多的担心,毕竟在我们这个地球上,绿色、低碳、可持续已经形成了主流。”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与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表示,历史是发展的,我们要用历史的眼光看问题,今天所讲的生态文明、绿色低碳发展,都是基于一种历史的规律,特别是对近现代化史,工业化、城镇化的历史,或者发展史的一个全球范围的研判,如果我们知道了这是历史规律的话,我们就不会动摇。
  胡鞍钢认为,在向绿色转型的过程中本身是一场革命,这场革命很显然,确实需要有主导国,跟随国,实际上我们自己也意识到了,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也就是绿色革命中绝不缺席,绝不落伍,绝不滞后,要成为领导者、引领者、创新者。

 

 
 

 
  相关新闻链接:
  • 第六次《全球环境展望亚太区域评估》报告中文版在京发布
  • 2016第十一届国际环保漫画插画大赛征稿启事
  • 中美墨三国合作保护濒危加湾石首鱼和小头鼠海豚
  • 《世界环境》微信公众号获中国绿色公号周榜第73期原创指数第一名
  • 《世界环境》可持续发展与低碳理事会第十四次政策对话会暨我的绿色大学在京举行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