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首 语
  封面故事
  环球扫描
  日    历
  读者来信
  绿色圆桌
  速    读
  镜    头
  热点关注
  绿色科普
  权威报告
  他山之石
  特别报道
  公民社会
  观    点
  青年论坛
  九州之声
  图文故事
  生活测验
  书    架
  人    物
  NGO之窗
  旅游天地
  ENN环境新闻
  特别报道
  绿色实践
  环境教育
 
  保护最后的处女地
 
  发布时间:2010/11/30 10:54:53  所属期数:2010.2    被阅览数:4286次  
 

 
 
To Protect the Last Virgin Land
文/ 昆仑

  早在19世纪中叶,上海已成为商贾云集的繁华港口。100多年以来,随着人口成百倍地增长,农、渔、工、商等诸业均得到了蓬勃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上海地区几乎每一寸土地都获得了充分的开发利用。不过,今天的上海尚存最后一块面积约为420平方公里的,从未被人类开发利用过的处女地——九段沙。

生态安全的屏障

  九段沙地处长江入海口,由上沙、中沙、下沙和江亚南沙组成,是呵护上海地区生态安全的屏障,是大自然送给上海人民的礼物。长江之水由西向东日夜奔腾不息流入东海,浩浩荡荡的江水将沿途的泥沙冲刷携带到河口入海处。由于长江河口江面逐渐开阔,滔滔江水的流速随之缓慢下来,再加上东海潮汐海流的作用,江水中的泥沙逐渐沉淀下来,经过了几千万年的堆积,形成了天然湿地九段沙。

  九段沙是由长江水流进入东海前的最后一个江心洲发育而成的湿地,是地处长江口最外围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她犹如一位尚未揭开面纱的神秘美少女:芦苇遍野、水草茂密、鸟儿栖息、蟹类横行、浅水滩里不时跃起小鱼儿……九段沙不仅保存了上海地区原汁原味的自然美貌,更重要的是保护了上海地区自然生态的安全,使其资源与环境得以可持续发展。

  九段沙正好处于东亚至澳大利亚、南太平洋诸岛各种候鸟迁徙的路线上,她自然成为候鸟迁徙旅途中的一个理想“驿站”,一年四季有鸟类在此逗留栖息,南来北往络绎不断,成就了西太平洋及沿岸地区大生态体系中重要的一环。

  同时,九段沙犹如一座硕大无朋的天然污水处理厂, 对流经那里的长江水进行了过滤,将流水中的污染物沉淀截留、转化清除,让长江入海口的水体去浊还清。九段沙还如同一座规模无比庞大的天然空调器,无时无刻地调节着长江河口及上海地区的气温,使那里的气候与相邻的苏南浙北地区相比,冬暖夏凉,四季宜人。

  这片处女地是大自然恩赐予上海的珍贵礼物,其自然环境得天独厚。她四周环绕着浩瀚的江海之水,茫茫大水一望无边,阻断了人们随意涉足九段沙的途径。湿地周边的滩涂随着潮起潮落时隐时现,即使驾着小船也很难靠岸登滩。纵然费尽心机踏上九段沙,淤泥陷脚也让人步履艰难。

  自然条件使九段沙上偷猎者几乎绝迹,由此较好地保存了湿地的天然原貌。自从九段沙被定为国家湿地自然保护区,更少有人类涉足干扰,九段沙真正成为了鸟类天堂。然而,要保护好这片上海最后的处女地,并非不让人随意登上九段沙那样简单。

  同济大学等单位的环境科学专家曾先后组织了十多次实地科学考察研究,结果表明:虽然九段沙湿地的自然面貌至今仍保持得相对较好,但也已经受到了人类活动的种种侵扰,如再不加以有针对性的保护,这片宝贵的天然湿地将会遭到难以自愈的破坏,久而久之可能会导致一场直接影响上海地区的生态灾难。

长江水体污染

  既然人类的足迹几乎不踏上这片处女地,那么她又是怎样遭到人为破坏的呢?首先,受到人类活动污染的长江水体正在日益严重地危害着九段沙的生态平衡。九段沙地处长江入海口,主要接受东海潮汐水和长江水的交替冲刷补给,其中以长江流水为主。

  众所周知,长江全长6300公里,流经10省(市),流域面积180余万平方公里,沿江数以亿计的人口为生产和生活在长江取水,同时又向长江中排放废水与污水。谁也说不清长江沿岸有多少个排污口,它们正在日以继夜地向江水中排放着不作任何处理的生产废水与生活污水。

  九段沙湿地是由长江泥沙堆积而成的浅滩淤高,是大片露出水面的沼泽洼地。按理说,河口湿地确实具有强大的自然净化能力,对于河口水体的净化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可是这种自净能力再强大也有个限度,面对长江全流域废水、污水无节制的排放,九段沙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了。

  最近一次对九段沙湿地实地考察结果表明,湿地部分区域的地表积水与河口流水中已检测到氮、磷严重超标,这两种物质的数量已相当于国家Ⅴ类地表水的含量标准,有时甚至是劣Ⅴ类水的标准。这也意味着长江河口水体质量差到了不能再差的地步了,如果水质污染状况得不到遏制,长此以往,有可能酿成一场生态灾难。

  参加九段沙湿地科学考察的科学家提醒我们,目前九段沙湿地已经显露出了一些功能退化的迹象,假如再不采取措施加以保护,九段沙湿地的自然净化功能就会继续遭受损害,一旦湿地丧失了净化能力,长江河口地区的水源将失去了滤清污染物的“肾脏”。换言之,上海市的生态安全将遭到直接的破坏。

外来物种入侵

  其实,长江水体污染并不是九段沙湿地功能退化的唯一原因,外来物种入侵也是破坏湿地功能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一种叫做“互花米草”的外来植物正在九段沙上疯长,它们与九段沙本土草本植物争夺生存空间,破坏了湿地上原有的生态平衡,从而影响了九段沙的生态功能。 当年,上海为了建造浦东机场,从国外引进了一些先进理念。在大量“外为中用”的案例中,确实绝大多数是成功的经验,可是也有一个失败的教训,那就是引进了互花米草。选址长江河口、东海之滨建造机场,沿海的各种飞鸟是航空安全的一大隐患,为此有关部门引进了国外“种青引鸟”的理念——以更佳的绿地吸引鸟类远离机场。而要栽培几十甚至上百平方公里的绿色植物是一个大工程,所以必须选择一种极易生存、迅速繁殖的植物。生长在美国大西洋沿岸的互花米草就具有这种特性,它只须飞机撒种就能自己生存繁殖,在湿地上郁郁葱葱地遍地生长。于是,在九段沙的中沙上也引进栽培了这种互花米草。

  互花米草果然不负浦东机场建设者的厚望,它们以强大的生命力立即在中沙站稳了脚跟,并不断发展生存空间。出人意料的是,它们很快随江流而下,在下沙也开拓了新的地盘。近年来,考察人员又发现互花米草居然溯江而上,在上沙也开始了争夺领地之战。

  互花米草不但生命力强盛、存活率高,而且与九段沙湿地原生草本植物相比,根系发达、植株高大得多,它们通常可长到1.8米。与其相邻的本土植物阳光被遮挡,淤泥中的养分被争夺,它们在这场生存斗争中败下阵来。于是,互花米草不断向四周扩展,再过一二十年,其领地将远远超出当年栽培时的预期目标,甚至有把本土植物全部驱逐出境的趋势。

  原本栖息于湿地的水鸟飞禽中,不少是以地面爬行的蟹、虾、昆虫为食的。如今因高大茂密的互花米草联成一片,使它们觅食困难,不得不另找栖息之地。于是湿地上的物种正在因此减少,原有的物种多样性遭到破坏,湿地的生态平衡难以维系,结果是九段沙湿地的自然条件出现退化迹象,原有的生态功能逐渐减弱。

  九段沙这块上海最后的处女地对于1800万上海人而言,是命运攸关的生态保护神。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仅仅不让人们登陆开发或偷猎禽鸟是远远不够的。目前,上述两大破坏湿地生态系统平衡的危情虽然尚处于初始阶段,但若不及时采取针对性保护措施,后果将十分严重。

 
 

 
  相关新闻链接:
  • 浅谈环保信息化项目的管控模式
  • 如何打造镇江生态市
  • 数字环保——一体化的环境监管与预警系统
  • 吉林省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现状及思考
  • 绿色金融政策的深化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