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首 语
  封面故事
  环球扫描
  日    历
  读者来信
  绿色圆桌
  速    读
  镜    头
  热点关注
  绿色科普
  权威报告
  他山之石
  特别报道
  公民社会
  观    点
  青年论坛
  九州之声
  图文故事
  生活测验
  书    架
  人    物
  NGO之窗
  旅游天地
  ENN环境新闻
  特别报道
  绿色实践
  环境教育
 
  来自波罗的海的绿色“大使”
 
  发布时间:2010/7/5 14:08:41  所属期数:2009.3    被阅览数:4429次  
 

 
 
A Green “Ambassador” from the Baltic Sea
                      ——访瑞典首相特别顾问拉什-埃里克•里杰兰德(Lars-Erik Liljelund)先生
 
文/邹晶
 
  在全球环保领域,瑞典应该说拥有领先者的地位。因此,对于中国政府成立的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简称国合会)这样一个国际性高级咨询机构,瑞典无疑会是“座上宾”。4月16-17日,国合会召开了2009年园桌会议,趁瑞典首相特别顾问、国合会成员拉什-埃里克•里杰兰德(Lars-Erik Liljelund)先生参会之际,本刊记者在里杰兰德先生下榻的饭店对他进行了专访。

瑞典“秘方”

  瑞典是较早开始采用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国家。早在上世纪60年代,瑞典就认识到自然资源正在或将迅速丧失的问题,并牵头组织召开了首届联合国环境大会,即1972年斯德哥尔摩大会。此后,瑞典一直积极致力于在国家和国际层面解决环境问题。那么,对于国合会这样的高层“论坛”,瑞典的专家代表和瑞典王国又会在国合会以及这次圆桌会议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国合会是中国政府成立的委员会,这次会议也是政府举办的论坛,我希望各国成员都能集思广益,积极参与到有关政策的制定过程中来”,里杰兰德先生开门见山地回答道。对于国合会的议题范围,他感慨道:“直到三年前,我们还主要围绕着一些传统的环境问题进行讨论,但现在我们更关注气候变化、二氧化碳排放等问题。国合会十分关注中国的环境问题,我本人以及瑞典政府都希望可以为中国环境政策的制定贡献绵薄之力。”

  瑞典在环境保护方面确实有着很长历史。30多年前,当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对环境问题还几乎没有什么认识时,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就召开了世界环境大会。30多年后,瑞典的环保人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传家宝”?对此,里杰兰德先生总结道:“1967年,我们就成立了瑞典环境保护局(Swedish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它是世界上第一个环保机构,也是最早的环保政府部门。三四十年前,环境问题还非常零散,但其实所有问题都是相关的,所以我们需要一套完整、综合的措施。多年来,我们发展了这样一套系统性的方案,希望可以更科学、更系统地解决全方面问题。”
 
  那么,在治理污染问题上,技术和政策哪个更为重要一点呢?里杰兰德先生认为:“应该双管齐下,要结合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更高层面上的政策辅助。比如20年前,我们结合了市场机制与经济工具,制定了一系列综合方案。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其实,除了技术和政策,立法和标准对于瑞典的环保成就来说同样起到了非同寻常的作用。1999年,瑞典议会(Riksdag)通过了16项环境质量目标和72项全国性临时目标。瑞典政府还设立了一个特别机构——环境目标委员会,不断对这些目标进行评估。该委员会在其2008年春的一篇报告中指出,需要对半数以上的环境质量目标加大投入力度,才能确保它们得以实现。随后,瑞典政府计划将一份新的环境质量目标法案提交议会审议。

  其实,在很多环保问题上,瑞典都是佼佼者。但相比之下,瑞典环保的突出业绩是什么呢?“我们在禁止化学物质使用方面,特别是对它们的管制上有很显著的成就。化学物质对环境的破坏极大,我们尝试对它们加强管制,并禁止有毒化学物质的使用,”里杰兰德先生回答道。其实,“在1995年欧盟成立前,这也是欧盟成员国讨论的一个议题。此外,化学物品的使用与自由贸易有关,虽然我们允许一些化学物品的使用和贸易,但是对那些污染物品要进行严格管理。”事实上,旨在逐步停止部分有害化学品生产和使用的《斯德哥尔摩公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瑞典政府发起的。

金融危机是否影响

  长期以来,环境技术是瑞典的一个新型经济行业。2006年,环境技术行业的营业额约为970亿瑞典克朗(与人民币兑换比率约为1:1),环境技术出口额达到了250多亿克朗。瑞典政府将环境技术市场视为一个重要的增长市场。因此,政府三年间向瑞典贸易委员会划拨了3000万克朗,并要求该委员会加大工作力度,促进瑞典环境技术出口。那么,当前的金融危机会给这个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里杰兰德先生分析认为:“瑞典确实有很多跨国企业如ABB等,他们都积极参与中国的市场,由于中国的良好态势,他们在中国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并不大。我们还有很多从事环保科技的企业,这些公司涉及的领域包括政策、规划以及项目咨询等,但很多公司规模较小,所以也许有些并没有进入海外,影响也就十分有限。

  除环境技术外,瑞典在很多领域均具有优势,但其主要优势是在废物管理和可再生能源等领域的系统解决方案。2006年,瑞典一级环保公司(环保业务占其总业务50%以上的公司)的就业人数为5.42万,二级环保公司(环保业务占其总业务50%以下的公司)的就业人数为2.83万。就业率最高的行业或部门为废物管理、监测和控制以及可再生能源领域。

  控制气候变化影响亦是瑞典政府最为重要的环境质量目标之一。瑞典是少数几个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的工业化国家。1990-2006年间,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了近9%。同期,经济总量则增长了44%。碳排放降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采暖用油不再象以前那么多,而采取了使用生物质燃料的集中供热方式。1980年,瑞典全国共排放了8万吨二氧化碳;2006年,这一数字略高于5.15万吨。尽管瑞典已成功减少了碳排放,但环境目标委员会仍指出,其减缓气候变化影响的目标将难以在2050年之前实现。原因之一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仍在增加,并导致全球平均气温升高。

  在当下金融海啸的威胁下,作为即将于今年7月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瑞典政府,其“三把火“又会怎么烧?

  “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波罗的海和资源有效利用都是瑞典担任主席国期间关注的主要绿色议题。气候变化在所有的议程中都是最重要的议题,特别是即将在今年12月于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大会更是令人期待,我们希望欧盟各国可以达成协议,一同加入下一个全球环境体。我们要代表27个缔约国,而不仅是瑞典一个国家。” 

  气候变化到底对北欧临海国家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里杰兰德先生解释道:“气候变化对我们当然也有影响,但相对来说影响还不是很大。在瑞典南部一些地区已经不怎么下雪了,冬天的降雨量会更多,水灾也越来越频繁,但是跟其他国家相比,比如说一些欧洲特别是欧洲南部国家,瑞典的情况还不算太坏。”

  瑞典是紧邻波罗的海的国家,“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都在做一些相关的工作。我们认为这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因为所有的瑞典人以及波罗的海周边的人们都可以感受到它的变化,”里杰兰德先生补充道。事实上,波罗的海污染是很多国家都应承担责任的一大环境问题。波罗的海流域总人口约为8000万,波罗的海的环境问题特别严重,一方面,农业排放正导致海水富营养化,同时工业和废物处理厂正在向海中排放重金属、化学品、生活垃圾和有毒物质,对海洋造成了污染。北海的斯卡格拉克海峡(Skagerrak,介于丹麦和挪威之间)和卡特加特海峡(Kattegat,介于丹麦和瑞典之间)也受到了影响。而关于波罗的海问题的国际合作正在各领域开展。瑞典政府将海洋整治工作视为其重点工作,并安排了5亿瑞典克朗资金,为在2010年之前在这方面采取措施提供资金保障。这些措施包括支持圣彼得堡和加里宁格勒新建污水处理厂。此外,瑞典政府还决定组建海洋环境专业研究所。 

  “此外,我们还有先进的水质净化厂,采用化学方法分离出海水中的磷,并通过氢气净化海水。早在15年前,我们就开始扩建这些大型的净化厂,目前沿海地区水质有明显的改善。但是主要问题还是在深海,因为从东边会飘过来一些含磷的污染源。我们还要对一些工业进行管理。”

  据里杰兰德先生介绍,赫尔辛基委员会专门负责处理这类问题。但它是建立在一个政治协议的基础上,并不具备法律有效性。“我们现在有欧洲波罗的海策略,可以让欧盟各国有机会更好地合作,这样就可以将赫尔辛基委员会制定的计划变成实际行动。”此外,瑞典签署的最重要国际环境条约即是旨在保护邻近海域的《赫尔辛基公约》、《奥斯陆公约》和《巴黎公约》。

  2008年春季,瑞典环境部还公开了瑞典海岸线保护方案,要求过度开发海岸线的地区应采取更严格的海岸线保护措施。与此同时,对于进入未遭破坏海岸线的、符合交通条件要求且其开发利用有限的地区,可以放宽法规要求。目前,瑞典正在审议其名为“瑞典海岸线:宝贵环境资源”的海岸线保护法草案。
 
希冀哥本哈根

  对于全球都瞩目的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瑞典将为此做什么准备?“我们首先要做的是确保欧盟27个缔约国的参与。我们对这次大会报有很高的期望。”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十分清楚目前欧盟各国之间和美国的问题、经济危机的问题等。这些在短时间内都是不容易解决的。我个人认为,这次大会应该会达成一个协议,但是至于是否会产生一份可以正式签署生效的协议还为时过早。”也许,里杰兰德先生的预言不无道理,当年京都会议出台的《京都议定书》也没有达成正式的协议,直到几年前才开始有了新的进展。“所以,在细节上还是要花一些时间的。但现在我们迫切需要达成一项协议,”他补充道。

  对于中瑞环境合作,里杰兰德先生认为:“长久以来,中国和瑞典都有着紧密的友好关系,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双方都可以从合作中受益。”他还回忆道,在他担任瑞典环保局长时,在与中方合作的过程中他们学到了很多东西。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瑞典方面还为中方有关人员举办了关于环境问题的培训班,有将近40人在瑞典待了近4个月。“两年前,我们又在北京举办了最后一次培训,在那之前的两个月,我们在斯德哥尔摩出版了三本跟WTO环境问题有关的书籍。”

  其实,尽管瑞典在环保方面具有领先地位,但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现在的环境问题越来越“全球化”,我们只有本着这一理念,才能彻底解决全球的环境和发展问题! 

  拉什-埃里克•里杰兰德 瑞典皇家森林和农业科学院成员。出生于1947年,1971年和1977年分获斯德哥尔摩大学生物学硕士学位和植物生态学博士学位。1977-1984年为斯德哥尔摩大学生态学研究员和讲师,1984-1989年担任瑞典环保局环境研究司高级顾问,1989-1992年担任瑞典自然保护学会会长,1992-1994年担任瑞典环保局环境监督与评价部门主任,1994-1998年担任瑞典环境部环境顾问委员会主任,1998-1999年担任瑞典环保局自然资源司司长,1999-2008年担任瑞典环保局局长。

  2008年至今,里杰兰德先生担任瑞典首相办公室主任(主要负责气候变化和波罗的海事务),瑞典农业大学的董事会成员,斯德哥尔摩大学国际气象学院董事会主席等。此外,从1985年开始,他担任多个瑞典政府代表团关于公约以及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问题政治合作的代表和谈判人,至今仍是几个政府任务的专家。
 
 

 
  相关新闻链接:
  • 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 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环境保护新道路(下)
  • 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 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环境保护新道路(上)
  • 落实科学发展观 探索环保新道路(下)
  • 制定一个大胆的计划
  • 祸起佳肴:为什么说鱼翅可能导致世界上的鲨鱼灭绝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