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首 语
  封面故事
  环球扫描
  日    历
  读者来信
  绿色圆桌
  速    读
  镜    头
  热点关注
  绿色科普
  权威报告
  他山之石
  特别报道
  公民社会
  观    点
  青年论坛
  九州之声
  图文故事
  生活测验
  书    架
  人    物
  NGO之窗
  旅游天地
  ENN环境新闻
  特别报道
  绿色实践
  环境教育
 
  祸起佳肴:为什么说鱼翅可能导致世界上的鲨鱼灭绝
 
  发布时间:2009/1/14 15:07:20  所属期数:2008.6    被阅览数:7501次  
 

 
 

    Recipe for Disaster: How Shark Fin Soup Could Spell the End of the World’s Sharks

文/ Steve Trent 野生救援(WildAid)主席 翻译/冯伟

    1996年,我被派去台湾沿海地区调查当地海豚被捕杀问题,当时我逗留在台东的一个小渔村。在那里我没有找到海豚,却在一个码头看见有数百支反射着微光的鲨鱼尸体,它们都是大约4英尺(约1.2米)长。有人告诉我,每周都有这样规模的鲨鱼被捕捞。捕捞这些鲨鱼的都是很小的、在陆地附近水域作业的渔船,并不是巨型的工业化捕鱼船队。尽管如此,我还是开始对鲨鱼业的规模有了感性认识。尽管当时我对鲨鱼的生物特性和生存状态一无所知,但也对在这样一个小港口发现这么多的大型鱼类感到惊讶。鲨鱼生存到现在的规模一定用了很长时间,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捕杀,鲨鱼业怎么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从那里,我前往台北的迪化街进行考察,迪化街上的商家专门出售中药和鲨鱼鳍,我很快认识到,这种白色的弦状物质就是鱼翅这道美食的原料。当地商店所展示的鲨鱼鳍的数量让我非常惊讶,而且像这种商店在世界上整个华人圈子中到处都是。但是,那里所出售的鱼翅与世界鱼翅市场的中心——香港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那是1996年,真正大规模消费鱼翅的市场(即经济高速增长的中国大陆)才刚刚形成。过不了多久就将出现数以亿计潜在的鱼翅消费者,由于每碗鱼翅的价格超过了100美元,为满足这样的需求,渔民们将把世界各个角落的鲨鱼都捕杀了。

    我第二次接触鲨鱼是两年之后在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当时我们进行海下潜水,看到了世界上长相最好玩的动物——一群锤头鲨,他们长度8英尺(约2.4米),数量约三四十支,柔软的躯体呈弧线形在头顶摆动,在海水表面的柔光下形成一道美丽的轮廓。能够与这些美丽的史前生物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这确实是一件震撼人心的事。

    后来,我开展一个研究项目以进一步了解这些被“妖魔化”的生物,当时所获得的信息令人既惊讶又震动。首先我发现,鲨鱼也许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大型动物。它们已生存了大约4亿年,6500万年前发生的物种大规模灭绝事件导致恐龙消失,但鲨鱼却幸存下来了。鲨鱼出现的时间要比我们人类早大约3亿9500万年。事实上,它们是自然界最成功、最完美的物种之一,是地球上最有效率的肉食动物之一,它们生存的时间如此之长就证明了它们对保持生态系统健康的重要性。它们现在受到人类活动的威胁,也充分说明人类对海洋和地球带来伤害的严重程度。

    我还了解到,好莱坞所描绘的鲨鱼吃人形象是片面、严重偏离事实的。实际上,鲨鱼对我们的恐惧远大于我们对它们的恐惧。鲨鱼的种类繁多,既有体型微小的角鲨,也有世界上最大的鱼类——温顺的鲸鲨,但是,只有几种鲨鱼会攻击人。每年我们要捕杀大约1亿只鲨鱼,但是,当非常罕见的鲨鱼攻击人致死事件(每年大约12起)发生时,每次都引起媒体进行耸人听闻、过分渲染的报道。所以,许多人都对鲨鱼存在非理性的恐惧。但从统计学的角度看,因为狗、蜜蜂和雷击而丧生的人要远多于被鲨鱼攻击致死的人。现在接触海洋的人们越来越多,并且人们在海中从事诸如游泳、冲浪和潜水等活动的时间大大增加,但是,鲨鱼攻击人事件的数量却一直是稳定的。这也许再次表明:世界范围内鲨鱼的数量正在下降。

    鲨鱼绝对不是势不可挡的“杀人机器”,反而是非常脆弱的。大多数鲨鱼的繁殖速度非常缓慢,要生长很长时间才能发育成熟。例如,灰鲨怀孕期为两年(这比大象还长),却只能生下一只或两只幼仔,幼仔要15年才能发育到性成熟。即使是繁殖能力最强的鲨鱼每年也只能产下300只幼仔。由此可以看出,鲨鱼本来就不应该成为被大规模猎杀的对象。

    我们在所掌握信息的基础上开始与世界各地的渔民进行沟通。在印度的奥里萨邦,渔民很少能捕捞到鲨鱼,有时使用海豚肉来做鱼饵。在东非的肯尼亚,那些过去主要依赖鲨鱼肉获得蛋白质的群体现在必须从其他国家进口鲨鱼肉。与此同时,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外国拖网渔船捕捞到鲨鱼,在海上将鲨鱼的鳍割掉,然后将鲨鱼的尸体扔回大海,导致鲨鱼躯体99%的部分被浪费掉。在过去,渔民也许会砍断鱼线,让鲨鱼逃生。因为鲨鱼肉的价值相对较低,渔民不想让鲨鱼占用渔船上的储存空间,他们想多储存价值更高的金枪鱼和其他鱼类。现在,由于鱼翅价值这么高,渔民往往砍下鲨鱼的鳍,有时是在鲨鱼活着的时候砍下鳍,然后把剩下的鲨鱼躯体扔进大海。正如一个人所说的:“我的家人的蛋白质躺在海床上”。让我感到十分悲哀的是,不但一个20岁的美丽生灵即将死去,而且,世界上最贫困的群体失去了自己基本的蛋白质来源,而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仅仅是为了一道奢华的菜肴——鱼翅,鱼翅本来没什么营养价值,点鱼翅的目的只是是为了给别人看,而不是让食者增加营养。

    我在哥斯达黎加一艘小型游艇上用三天时间跟踪一艘靠近陆地作业的渔船,这种渔船叫做“延绳钓渔船”。这些船上装有一个巨大的卷着尼龙线的卷轴,在这条尼龙线上渔民装置了数百个、有时是数千个大号的带诱饵鱼钩。捕捞的目标通常是价值较高的供食用的鱼类,例如金枪鱼、鲯鳅鱼(mahi-mahi),但是,这些上钩的鱼也会吸引大量的鲨鱼。在某些情况下,因为一条金枪鱼,会有多达三只鲨鱼丧生。这种延绳钓鱼线上有1000个鱼钩,鲯鳅鱼的数量是很多的,渔获量很大。渔民只能捕捞到两只小型鲨鱼。船长告诉我,在十年前,他能捕捞到20只左右,并且体积要大得多。现在,这一地区的渔船要到海上很远的地方,有时甚至600英里(约966公里)以外的加拉帕戈斯群岛才能捕捞到鲨鱼。自1998年以来,渔民是不得在加拉帕戈斯群岛捕捞鲨鱼的,但是,因为其他海域的供应已经枯竭,渔民要冒被捕和渔船被扣押的风险来偷猎鲨鱼。当地政府已经没收数十只渔船,在一次打击非法运输的行动中就缴获了高达一万个鲨鱼鳍。加拉帕戈斯群岛的海狮是以不怕人而著称的,它们会靠近你和你玩耍。让我感到惊骇的是,这些友好的可笑的动物有时会被人用棍棒打死以充当鱼饵。2006年,我在澳大利亚北部的达尔文市会见了负责渔业的官员。他们已经没收了365艘印度尼西亚籍渔船,这些渔船的主要捕捞目标是鲨鱼,它们远涉重洋来到澳大利亚海域进行非法捕鱼作业。澳大利亚当局已经焚毁了这些渔船,但尽管如此,渔民还是屡禁不止。后来,澳大利亚政府授权可以对非法渔船开火,并在印尼电视上公开播放焚烧被没收渔船的画面,至此,上述问题才得到缓解。总之无论在何地,人们讲述的经历都是相同的:鲨鱼种群衰落;渔民到从没去过的水域捕捞鲨鱼;人们对鱼翅的需求不断增长。

    我个人的经历与科学家的估计是一致的:在过去15年中,有85%以上的鲨鱼种群已经消失。据了解,现在每年大约有1亿只鲨鱼遭到捕杀,有4000万至7000万只鲨鱼的鳍被用来制作鱼翅。如果中国经济在过去15年所取得的高速发展所带来的鱼翅需求导致地球上最古老的物种之一数量锐减进而灭绝的话,那将是一场悲剧。许多人从来没有把鲨鱼的命运和那碗羹联系起来。我们必须努力让亚洲的人们了解目前的局面。

    鱼翅在中文里的意思就是“用鱼翅膀做的羹”。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吃鲨鱼,不知道鲨鱼的繁殖是缓慢的、而且正遭到非法滥捕。很少有人知道,鲨鱼鳍本身是没有味道的,并没有证据证明鱼翅对健康有好处。他们不了解,鲨鱼鳍是软骨,基本上就是蛋白质,而且鲨鱼鳍中的汞含量很高。汞是有毒的,对孕妇的危害尤其之大,会伤害胚胎发育。在某些金枪鱼和其他大型鱼类的体内也能发现汞,但因为鲨鱼处于食物链的最高端,而且其寿命很长,因此鲨鱼体内的汞特别多,无论怎样烹饪都不能完全去除。当我问中国的朋友们为什么要吃鱼翅的时候,他们会回答说“因为在举行婚礼时是上鱼翅的”或者“我们点鱼翅是为了对重要的商务活动表示尊重”。2006年,有关组织在中国大陆的16座城市对2.4万人进行了调查,有35%的人表示他们在过去一年中食用过鱼翅。现在,一方面中国的鱼翅消费量在大幅度增加,另一方面,许多鲨鱼种群的规模已经锐减。

    在过去的15年,甚至美国大西洋海域中的许多鲨鱼种群数量已经缩小85%。据某些估计,即使所有的捕捞作业今天就停止,让鲨鱼种群恢复起来可能还要40年时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没有任何基础设施来管理自己的鲨鱼渔业。所以,当鱼翅商向全世界的渔民购买鲨鱼鳍的时候,大家一哄而上。当鲨鱼消失的时候,海洋生态系统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对这一点人们没有充分认识。但是,我们确实知道,消灭处于顶层的肉食动物将会对生态系统的其他组成部分造成重大影响,有可能造成整个生态系统失衡甚至被摧毁。

    因为鲨鱼在传统上并不是有价值的物种,有关鲨鱼历史渔获量的信息也很少。世界各地很多渔业已经衰败,大多数都已严重下滑。即使在那些最富有的国家,其渔业管理也往往是失败的。在公海上控制渔民需要付出很大成本,特别是在全球化时代,渔获量可以在海上就转运,而无需到当地港口上岸。假设鲨鱼的困境已经让各国政府警醒,各国政府实施全面的管理系统,那其可行性有多大呢?历史经验表明,由于存在利益驱动,人们会想方设法地对付规定。在我看来,要想让世界的鲨鱼生存下去,唯一希望就<

 
 

 
  相关新闻链接:
  • 落实科学发展观 探索环保新道路
  • 世界各地冰层融化加速
  • 从中国的角度看中国
  • 中国、世界与全球环境:怎样同舟共济?
  • 如何评估国家层次上的生活满意度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