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首 语
  封面故事
  环球扫描
  日    历
  读者来信
  绿色圆桌
  速    读
  镜    头
  热点关注
  绿色科普
  权威报告
  他山之石
  特别报道
  公民社会
  观    点
  青年论坛
  九州之声
  图文故事
  生活测验
  书    架
  人    物
  NGO之窗
  旅游天地
  ENN环境新闻
  特别报道
  绿色实践
  环境教育
 
  参加联合国环境署工作的“中国气雾剂之父”-- 游一中
 
  发布时间:2013/10/24 10:49:44  所属期数:2013.4    被阅览数:3395次  
 

 
 
文/史云锋 图/游一中 赵琳

  简介:游一中,1941年10月生于江苏常州,中国气雾剂领域的学科带头人。历任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任药师,副主任医师,常州市气雾剂研究所所长,世界气象组织和联合国环境署气候变化政府间择备委员会委员。现任江苏省药师协会副理事长,《气雾剂通讯》主编,《欧洲气雾剂杂志》亚洲编委,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技术备择委员会委员、医学技术备择委员会委员。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贡献证书获得者,美国环境署2009年的保护臭氧层奖获得者,三次获得联合国环境署奖状,被誉为中国“气雾剂之父”。


  对游一中教授的采访酝酿已久,前期终因时机不巧未得果。我们很难想象一位72岁的老人不顾舟车劳顿还在奔走各国,也曾质疑一位医师怎么“搞环保”,人们口中的中国“气雾剂之父”究竟有哪些传奇?见到游教授的一瞬间,似乎一切得解,“温文尔雅、谦恭朴实”是我们对这位老人的第一印象。

  采访中,那个头顶无数光环和荣誉,却很平易近人的老人用他缜密的思维,矍铄的眼神、认真的态度向我们表达了他对人类健康与生存发展问题的深切关注。那份“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使命感更让我们油生敬意。

拿瓶瓶罐罐当“宝贝”的“怪人”

  了解游一中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怪人”——喜欢收集各种气雾剂产品。据说六七个房间里,布满了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一万多件“宝贝”,那里俨然就是一个“气雾剂展览馆”。

  “我喜欢收集这些和我工作有关的,很有创意的好东西……”说起这些宝贝,游一中略带兴奋。每次出国,游一中的行李箱中总有从当地收集来的最新气雾剂,为了带回这些“宝贝”可是让他费了不少周折。他的不少朋友也成了他的“运输队员”,只要有机会出国一定帮他带回些当地的气雾剂,在游一中眼中,这些是比什么都珍贵的礼物。

  “可以说,我收集了世界上已经面世的,正在研制即将面世的,甚至包括已经淘汰了的各类气雾剂产品,这些产品充满了创意和智慧,对我国气雾剂的研发与设计很有启发……”游一中自豪的言语中带着欣慰。

  在游一中的众多“宝贝”中有一款丹麦产的简单实用的吸管式气雾剂。样子如同大家平常喝饮料时使用的可弯吸管。这款气雾剂有两个用途:1治疗过敏性鼻炎、鼻塞、鼻出血;2、治疗哮喘。在治疗鼻炎时,患者可以把气雾剂的一端含在口中,另一端放在鼻腔,用嘴一吹就把药送到鼻腔了。由于药就放置在吸管气雾剂中间的弯曲褶皱里,气体经过那里形成了一个涡流,就可以让药均匀的喷洒在鼻腔内。在治疗哮喘时,只要把一边含在嘴里,另一边放空,然后用力一吸,就把药吸进嘴里了。这是一款操作简单,成本低廉的产品,而目前国内使用的同类进口产品,有的售价高达400多元。游一中将它推荐给了我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希望用于戒毒治疗。

  游一中搜集这些宝贝的初衷就是想把别人的好点子、好想法都学过来。今年4月的日本之行,又让游一中有了惊喜的发现:一款用杀虫药和塑料混合制成的网。这种网挂在窗前,200天内蚊子都不会靠近,却对人体无害。这给游一中带来了灵感,时下禽流感流行,为什么不借鉴日本的这款产品,将空气消毒的药物添加到里面,做成一款类似的挂在窗口能预防呼吸道感染的产品呢?目前,游一中正带领他的学生们围绕这一课题展开研究。

从常州医师到联合国环境署委员


原国家环保局国际司组织处处长 张崇贤与游一中合影

  说起游一中教授之所以踏入联合国环境署之门,我们不能不提到两位“伯乐”,他们就是原国家环保局副局长王扬祖及原国家环保局国际司组织处处长张崇贤。2000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要对游一中教授做一次访谈,张崇贤在写给《东方时空》栏目的一封信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在保护臭氧层方面,由于我国是发展中的大国涉及国内行业甚多,很多行业如制冷CFC和医药气雾剂都是近年来新发展壮大的行业,涉及国家经济利益甚重。为了更好地维护国家的利益,又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利益,需要选派在政治层面和专业层面上皆为强有力的专家级代表出席专业委员会会议,去进行这个实质上既是保护臭氧层又捍卫和维护国家利益的斗争”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进行医药行业气雾剂的CFC替代问题上,由于涉及到我国数以千万病人的利益,选派合适的气雾剂专家参加ATOC(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备择委员会)委员会就显得十分重要了。张崇贤在他的信中还写了为什么选派游一中到联合国环境署做ATOC委员的原因:

  一、懂气雾剂、懂医、懂药、懂外语,知识面较广,是这个领域的学科带头人和高新技术引进的带头人,业务上符合联合国环境署的要求。

  二、任5届市人大代表,政治素质好;有社会活动能力,工作经验丰富,精力充沛、政治上符合送派要求。

  三、曾多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有国际交往能力。在美、欧、日发表过大量文章,有一定的国际知名度。

  鉴于此,游一中成为了代表我国和发展中国家参加到委员会的最佳人选。”

  事实证明,两位伯乐“慧眼识珠”。早在上世纪70年代,游一中就已经开始了关注药用气雾剂。《蒙特利尔议定书》签订后,1994年开始,游一中就牵头举办了几次国际药用气雾剂的论坛,当时我们国家还没有开始药用气雾剂氟利昂的替代,应该说,在这一领域游一中的认识很具前瞻性。

  1998年,游一中接到ATOC的邀请,出席毛里求斯的ATOC委员会会议。可以说这次会议对游一中个人及我国的医药工业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从那一年起,我国的药用气雾剂就开始进入了替代阶段。在这次大会上游一中做了 “保护臭氧层,保护人民健康”的发言,这是一份很有分量的报告。游一中说:“这次会议我抱着三个宗旨:1、保护臭氧层,保护人民健康;2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工作者有国籍;3、学习、交友、宣传。

  从常州医师转身成为联合国环境署委员,游一中的身份并不只这两个。药师、医师、主编、所长,委员……他身兼数职,干练卓能。在他看来,无论哪一个身份都围绕的是一个宗旨:保护人类的健康,维护人类的生存利益。当医生,当药师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往往接触的是个体;而作为联合国环境署委员则要求他从宏观角度去看待人类的生存健康问题。这些不同的角色之间有着关联性,同时又是相互促进的。

我是地球人,我是中国人

  作为一名ATOC委员,游一中深知自己肩负的全球使命,同时作为一名中国代表,他时刻坚守着中国的立场,他明白在国际问题中维护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十分重要。

  今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医学技术备择委员会委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各国委员对我国申请的2014年药用气雾剂必要用途的豁免提出了质疑。对此,游一中据理力争,他把自己用了大量心血做的调研结果呈现给大家:一种是只要6元5角一罐的“盐酸异丙肾上腺素”,一种是25元钱的进口替代药。对于我国贫困偏远地区的人们来说,因病致穷,更是无力承担。我们怎么能取缔这种穷人买得起的药而使他们失去治疗的机会呢?最后大会接受了游一中的观点,将本来要减掉的30多吨“盐酸异丙肾上腺素”气雾剂只减掉了约5.3吨。

  游一中的基本立场就是保护环境,保护人民健康。作为一名ATOC委员,游一中眼中的人民健康与国籍无关。在一次ATOC会议上,美国代表提出了“盐酸异丙肾上腺素”的豁免要求,当时委员会里形成两派意见,:一派是不同意豁免,理由是已经有替代药物出现了,应该淘汰,不再豁免;另一派是赞成豁免,因为美国穷人无力购买更为昂贵的替代药品。当轮到中国代表发言时,游一中投了赞成票。他说:“在治病救人的问题上,我不会因为他是美国人就反对,是中国人就一味赞同,这与国籍无关。美国的穷人不能因为买不起替代药,我们就不给他治疗的机会。” 正是游一中的坚守与公正,让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对中国人的认识更具好感,对中国的重要地位也有了深刻的认识。2013年3月在孟加拉国的一次会议上,游一中更是用他的实际行动让与会者看到了中国人的力量。由于我国的实际情况,使得我国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完成药用气雾剂替代的国家,最初的豁免要求更是让委员会觉得我们完成替代似乎遥遥无期。在这次会议之前,游一中就做了相关的调查,他找到了山东的一家药厂,并让对方提供了2010年12月份刚生产的样品,游一中将这些样品带到了孟加拉国,并给与会委员每人发了一罐,然后告诉他们这就是我们中国已经生产的第一批没有添加CFCs的气雾剂药品。这让委员会成员对中国的替代工作增添了信心,相信中国人说到就能做到。

十六年的感触与建议

  作为一名在国际组织工作的中国代表,16年的经历让游一中感触颇深。

  一、外派人员的充分调动与互动

  目前我国外派到各类国际组织里的中国代表不在少数。如何利用起这些人力资源,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与祖国加强互动,在维护国家利益和主权方面充分发挥作用?游一中建议一定要加强领导,加强培训。他列举了国家气象局的例子:在得知游一中参加气候变化特别报告起草小组后,气象局就把他这位医师,还有空调行业、环保部、发改委、外交部等方方面面的人邀到一起,从各领域去分析气候变化,研究我国当前的政策方针,去思考我们的国策。并定期为游一中提供相关资讯,保持沟通互动。正是由于气象局一直以来做的这些工作,才使得游一中更清楚地了解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政策方针,才能在大会上准确的表达中国的立场和想法,做好国家利益的维护者。

  二、各部协调,一致对外

  人的手伸开是五根手指,但我们必须五指向心牢牢攥在一起才能形成一只强有力的拳头。游一中说,在国际组织中无论你来自国家的哪个部门,最终你代表的都是整个国家。游一中作为联合国环境署备择委员会的委员,由最初的环保部委派,到国家医药管理局来负责,再到后来的国家经贸委医药司,还有后来的国家药监局,一路走来,几经辗转,但游一中始终明白,在联合国环境署备择委员会他代表的就是中国。无论身处何部门,他都希望能集中大家的智慧,共同来保证我们国家的方案是最正确最有效的。

  三、改变观念,抓住时机

  在谈到我国药用气雾剂现状时,游一中说首要改变的就是“等、靠、要”的观念,不要把改变寄托在别人身上,不要一味等待多边基金的资助;而应抢占市场,抓住先机。我们国家的药用气雾剂生产企业虽然很多,品种也不少,但是大多很分散,规模小。比如吸入药的生产企业,在我国大约有20多家,但这20多家加起来的产量还不到印度一家企业的一半。仅靠这样的20家企业完成替代任务,难度相当大。个别大企业却因为气雾剂利润单薄而不愿加大投入,更使得我们替代指标的完成难上加难。如果我们能转变观念,学习印度的“自力更生”,也许我们完成替代指日可待。同为第五条款国家,印度也可以享受多边基金的资助,但是印度提出提前完成替代,不要资助。实际上印度的做法就是要用时间抢占市场,优先得到发展机会。

  在我国药用气雾剂的替代方面,游一中一再强调要避免重复替代。不能用一个即将要被淘汰的东西去替代另一个需要淘汰的物质。他相信,从环保部角度讲,现在是CFCs替代,下面将是温室气体的替代,接下来将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替代。现在我们讲雾霾天气,重视的是PM2.5。实际上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光化学反应,地表臭氧浓度的增高,都是大气质量下降的重要原因。游一中教授说,人家吃过亏的地方我们要重视起来的,要总结经验教训,避免我们在温室气体的替代,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替代上面重蹈覆辙,使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快一些更好一些。

  期待有”中国特色“的气雾剂产品

  游一中以美国为例讲述了当前国际气雾剂的现状。美国气雾剂每年的产量差不多是38亿罐,人均12罐。其中有一些产品,比如个人护理用品,家庭用品会随着美国的经济状况发生上下波动,但有两类产品是相对稳定的:一类是药用气雾剂,一类是食品气雾剂。而且药用气雾剂的覆盖领域越来越广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比如专为治疗胖人打呼噜设计的一款以植物为提取物的药用气雾剂。现在在美国和法国都出现了一些以“植物精华”为主的气雾剂。而中医中药在我国已经拥有久远的历史和深厚的底蕴,如何利用我们的民族优势多创造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气雾剂产品成为游一中的一个心愿。当他获知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可冀长期从事中医研究,并在清代宫廷医疗经验的继承研究方面成果丰硕后,即与陈院士表达了他的愿望。希望将我国的宫廷御药,养生术、美容术中的精华做成气雾剂,他相信这将是中国对人类的一大贡献。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说起对年轻人的冀望,游一中引用了1957年毛泽东在莫斯科向中国留学生讲话时说过的一段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潮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天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世是时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

  在游一中的观念里,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可谓“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金钱、豪宅、名车都乃身外物,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离开后为后人留下点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他觉得无形资产的传承很重要。用他的话讲:“给更多年轻人学习培训的机会,是我的快乐;将一生所拥有的无形资产全部传承,是我的梦想。”在游一中的安排下,已经有29名年轻药师到美国、英国等地进行培训进修。在多年国际交往工作中,游一中积攒了大量的资源并结交了很多国际友人。通过美国布朗大学一位教授的帮助,游一中为年轻人创造了去罗德岛一家医院免费培训和进修的机会,这家医院是世界上第一家心电图诞生之地。这些年轻人回国后都感觉收获很大。他们中的一位从美国回来后在常州市的某技能大赛上拿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并且获得了五一劳动奖章,还在中国药学会的中国医药学奖上拿到了优秀青年药师奖。这位年轻人的最大感受就是虽然在美国只呆了一个月,但是学到的不只有医学知识,在思维方法、工作方法上都对他很有启发。

  多创造机会让年轻人出去走一走,把国外的先进知识和技术带回国内,让我们的国家发展得更快,让我们的民族更加强大,这是游一中一直以来的心愿。

72岁的“年轻”老人,联合国“舍不得”他走

  “游一中是中国的气雾剂之父。在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技术备择委员会,游一中就代表了中国。”美国气雾剂协会主席M•A•约翰逊如此评价说。

  按理作为中国派驻联合国环境署医学技术备择委员会的一名成员,游一中在满60岁那年就该按正常程序退休回国了,但联合国环境署“舍不得”他走。这一留,十二年过去了……

  “在这个委员会,中国只有两个名额。如果我不退下来,那么就会占了别人的名额。”让游一中意外的是,联合国环境署表示:“中国照样可以派两个人来,但游一中不能走,他就在联合国继续工作。”

  是什么让联合国如此“舍不得”这位老人的离开呢?用游一中自己的话说,“我是一个认真在做事的人。”世界卫生组织规定,60-75岁属于“年轻”老人,75-90是“中年”老人,90岁以上才算“高龄”老人。游一中说自己就是“年轻”老人,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56岁踏入联合国环境署之门,16年光阴,这位老人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去体现一个中国人的本分,只为不辜负那份信任。

  联合国环境署备择委员会不是长期固定的组织,每届委员人选需经委员会主席推荐。游一中连续三届连任,不仅中国唯一,即便在联合国都属罕见。他也是中国唯一成为联合国环境署备择委员会委员的地市级专家。正是出于对游一中工作的肯定,联合国环境署分别于1999年、2006年、2013年三次向他颁发了“联合国环境署奖状”,以此表彰游一中作为气雾剂、消毒剂委员会成员对保护臭氧层作出的巨大贡献。

  2008年10月16日早晨,游一中在自己的电子邮箱中惊喜地发现一封来自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以下称IPCC)第三工作组主席Bert Metz的来信。信中向他通报了IPCC与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共同被授予2007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并真诚向他道喜:作为曾为IPCC服务并获高度评价的中国专家,游一中理当分享这份荣耀和喜悦。

  2009年,游一中作为中国医药领域的唯一获奖者得到了由美国环境署颁发的“保护臭氧层奖”,全世界只有14人获此殊荣。


游一中获得的部分奖项

  游一中的每一个奖项背后都与他不懈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联合国环境署又怎能舍得让这样一位敬业的老人离开?
 
 

 
  相关新闻链接:
  • 我国消耗臭氧层物质进出口现状分析研究
  • 传统工业 美丽转型
  • “瓶”智慧 绿未来 可口可乐创新型植物环保瓶在中国上市
  • 美国可持续社区——多部门联手下的社区环境建设
  • 《世界环境》可持续发展与低碳创新理事会召开第三次对话会暨2012年年会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