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首 语
  封面故事
  环球扫描
  日    历
  读者来信
  绿色圆桌
  速    读
  镜    头
  热点关注
  绿色科普
  权威报告
  他山之石
  特别报道
  公民社会
  观    点
  青年论坛
  九州之声
  图文故事
  生活测验
  书    架
  人    物
  NGO之窗
  旅游天地
  ENN环境新闻
  特别报道
  绿色实践
  环境教育
 
  老问题与新本领
 
  发布时间:2013/5/28 8:53:49  所属期数:2013.3    被阅览数:2550次  
 

 
 
Old problems and new solutions

  随着气温回升和北方地区供暖期的结束,全国主要城市空气质量均有所改善,按常理,媒体和公众对环境的关注度亦会相应下降。但是,四月初以来公众和媒体对环境质量和污染问题的关注却不降反升。与第一季度有所不同的是,近期大家关注更多的是发生在身边具体又现实的那些事儿。

  2012年发生的三大环境群体事件曾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四川什邡钼铜深加工项目和宁波镇海中石化炼化项目的扩建项目,似乎均遵循同样的规律:先是地方政府和建设单位“高调”推进;之后是当地部分民众反对并发展到集体“散步”;最后是地方政府紧急叫停。这些经济效益高(利润还是税收均超10亿元)、社会效益好(增加数百甚至上千就业机会)和环境效益显著(淘汰落后产能,提高资源循环利用率,实现增产减污并降低污染物排放总量)的项目为何被打上“今后不再建设”和“坚决不上PX项目”的标签?长此以往,我们如何实现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以及实现“发展中保护,保护中发展”的环保目标?令人不安的是,与上述类似的事件正在西南地区酝酿和发展,大有复制重演之势。

  由此可见,面对环境质量与公众期待尚远的老问题和如何处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关系的新挑战,我们似乎束手无策,正陷入“新办法不会用,老办法不管用,硬办法不敢用,软办法不顶用。”的尴尬境地。

  习近平在3月2日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上指出:“我们遇到的问题中,有些是老问题,或者是我们长期努力解决但还没有解决好的问题,或者是有新的表现形式的老问题,但大量是新出现的问题。”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唯一的途径就是增强我们自己的本领。增强本领就要加强学习,既把学到的知识运用于实践,又在实践中增长解决问题的新本领。”

  那么,面对各地频发的环境群体性事件,什么是解决新老环保问题的新本领呢?

  首先,任何新建、改建、扩建对环境有影响的项目,要依法公开环境信息,并通过组织公众意见听证会和及时回复并接待群众来信来访等方式来与公众沟通;此外,各级政府和建设单位还要学会和善于运用网络、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公开环境信息,传播科学知识,消除公众顾虑。

  其次,对项目周边的居民尤其是农户,要本着“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的原则,适当扩大拆迁范围,不仅消除安全隐患,而且利用项目建设的机会让居民和农户改善居住条件和提前实现城镇化。

  第三,有关部门还要尽可能地向公众讲明白项目投产后的税收收益如何使用,将会给当地百姓带来哪些实实在在的好处。后者不仅仅是环境利益相关方,而且还是受益人,享受到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红利,培养公众的主体意识。

  最后,对那些地方财政紧张的地区,要尝试用创新思维来解决拆迁资金不足的困难,用比招商引资更高的热情和主动精神与专业金融机构合作,拓展金融服务的新领域,解决受影响人群的后顾之忧。

  近年环境群体性事件的深刻教训表明,在信息技术广泛普及,信息传播迅速的社会,信息公开不及时,极易引发社会议论,甚至无端猜测,造成民众不满,产生负面影响。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与其如此,还不如我们主动及时地公开,向群众‘说真话、交实底’。”

  我们正处在绿色发展时期,如何既要做到环境保护“不欠新账快还老账”,又要确保产业结构在发展中得以调整实现绿化,确实是亟待解决的新老问题。唯有用创新的思维,不断学习、探索和实践方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掌握化解矛盾的本领。

 
 

 
  相关新闻链接:
  • 更大的决心 更大的作为
  • 责任成就卓越
  • 生命始于四十
  • 一场战争,两个战场
  • 地球日有感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