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首 语
  封面故事
  环球扫描
  日    历
  读者来信
  绿色圆桌
  速    读
  镜    头
  热点关注
  绿色科普
  权威报告
  他山之石
  特别报道
  公民社会
  观    点
  青年论坛
  九州之声
  图文故事
  生活测验
  书    架
  人    物
  NGO之窗
  旅游天地
  ENN环境新闻
  特别报道
  绿色实践
  环境教育
 
  鲁尔区的文化复活
 
  发布时间:2012/11/14 14:16:01  所属期数:2012.3    被阅览数:3625次  
 

 
 
Cultural Reviving of Ruhr District in Germany

文/ 蔡恩泽 图/沈海滨

发展与改建

  鲁尔区位于德国西部的北威州,面积有4400平方公里,居住着540万人口,是欧洲最大的经济区。自19世纪起,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鲁尔区逐渐成为德国重工业生产基地,其煤炭和钢铁工业几乎支撑起德国经济长达150年的发展。

  但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全球性的“煤炭危机”和“钢铁危机”无情地席卷鲁尔区,鲁尔区不得不收缩战线。如今,鲁尔区90%的煤矿和炼钢厂都已关闭,这块在工业膨胀时期制造过繁华的工业化土地,如今面目全非,几乎完全告别了大工业时代。

  但是,废弃的厂区并没有因此成为城市铁锈斑斑的伤疤,而是被州政府成功地与文化产业结合在一起,化陈旧为神奇,有的扩建成工业博物馆,有的修缮成景观公园,有的改建成设计与艺术中心,供人们参观、休闲、娱乐、学习,形成了一条工业文化的旅游线路,连接着19个工业旅游景点、6个国家级博物馆和12个典型工业城镇。

  工业文化旅游线路如同一部反映煤矿、炼焦、钢铁工业发展的教科书,带领人们徜徉于150年的工业发展历史之中,寻觅其中的沧海桑田,领略工业文明的智慧和先驱者的开拓精神。


德国鲁尔区风光

全新面貌

  昔日运煤船川流不息的小河道停满了游船,高大的吊车下摆满了咖啡桌,咖啡屋就开在整旧如新的老厂房里,废弃的仓库外观基本不变,功能却变成了画廊、剧院、露天电影院,而斑驳的墙壁则成为攀岩的绝佳去处。

  在埃森矿业同盟一处占地16平方公里的厂区,常年以每人8欧元的票价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2008年一年便迎来了80万游客,这些游客吃饭、乘车、住宿、看展览又给当地人带来了大量商机。厂房出租用于办展览、开宴会、举行婚礼也收入不菲。  过去囤积废料的空地现在则种满了各种树和植物,一片绿意盎然,全然不见厂矿过去的龌龊形象。一些过去用来运煤的火车铁路也改装成脚车道,每到周末都吸引许多脚车骑士前来过把瘾。

  鲁尔区正由一个破落的工业园区转型为繁华的旅游景区,老树又绽放出新花。虽说如今债务危机正席卷欧洲大地,然而鲁尔工业园区仍是游客不断,笙歌炫舞。


德国鲁尔区民居

借鉴

  随着中国制造业西迁,东部沿海地区一些原先人气旺盛的工业园人去楼空,遍地杂草丛生,断墙残垣,一片狼藉。每到夜晚,灯火凋零,犹如鬼影憧憧,十分凄凉恐怖,人称“鬼城”。“鬼城”是国土资源的巨大浪费,必须花大力气进行功能改造,重新积聚人气,同时提升城市经济增长点。

  借鉴鲁尔区的功能改造经验,我们至少可以提炼出三点借鉴意义。

  一是对闲置的工业园区进行功能改造,使其符合产业转型的大方向。从生产型园区向服务型园区转型,这样的功能改造是一个质的飞跃,既符合新形势下产业转型的大势,也符合中国的实情。目前,全球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60%以上,主要发达国家达到70%以上,即使是中低收入国家也达到了40%以上的平均水平。与世界上人均收入和中国相近的国家相比,中国的服务业发展水平明显偏低。目前中国服务业的发展仍旧低于第二产业的发展速度。虽然中国目前闲置的工业园尚无准确数据,但肯定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将这些工业园的土地资源、厂房资源进行功能改造,势必能产生新的经济生长点,对眼下经济复苏缓慢的困局也会是一个润滑剂,也能将地方财政从窘迫中解脱出来,不再指望卖地、搞房地产增加财政收入。

  二是文化产业是园区功能改造的可靠平台。文化产业是一个“绿色”产业、低碳产业,也是一个丰富人民群众文化生活、改善国民素质的产业,具有可持续发展的特质,要借助园区功能改造的机遇大力发展文化产业。去年初出台的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要将文化产业发展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而此次十七届六中中全会再次强调“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所以文化产业大有可为。借助国家鼓励发展文化产业的东风,在园区功能改造中大力引进文化产业,正是顺时应势而为。

  三是园区功能改造要保持园区的本色。鲁尔区的埃森有一则“埃森擦去了脸上的煤灰”的广告发人深省。擦去了煤灰,埃森焕发了青春的光彩,然而,埃森原来质朴的面貌并没有改变,正因为如此,其工业化的容颜依稀可见,成为位于欧洲中心的文化之都。

  相比之下,我们在改造旧区时,动辄便是全面进行大手术,大拆大建,搞所谓的“大手笔、超常规、跳跃式”,把旧区整理得面目全非,失去了固有的特色。今后,我们对一些老工业区的改造是否也可借鉴埃森的做法,怀着爱护、景仰、珍惜的心情来善待旧区,轻轻地拂去它脸上岁月的尘埃,保留它原来的风貌,让历史在现代的时空里与未来相接。(作者单位:晶苏传媒分析师)

 
 

 
  相关新闻链接:
  • 库里蒂巴见闻
  • 日本的生态旅游市场
  • 澳大利亚碳市场机制设计
  • 美国超级基金法之借鉴
  • 瑞典环境法院制度的新发展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