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首 语
  封面故事
  环球扫描
  日    历
  读者来信
  绿色圆桌
  速    读
  镜    头
  热点关注
  绿色科普
  权威报告
  他山之石
  特别报道
  公民社会
  观    点
  青年论坛
  九州之声
  图文故事
  生活测验
  书    架
  人    物
  NGO之窗
  旅游天地
  ENN环境新闻
  特别报道
  绿色实践
  环境教育
 
  全球和地区水循环及科学发展
 
  发布时间:2011/11/14 9:56:41  所属期数:2011.2    被阅览数:4036次  
 

 
 
The Global and Local Water Cycle and Scientific Development
 
文/ 壮歌德 翻译/ 王卓妮

  水循环是一个常见的、浅显的自然现象。水蒸发后,水蒸气由风抬升,飞过高山,然而冷却、压缩、降水、流回,再进入另一个循环。

  地球每转动24小时就有14万亿吨的水被抬升到大气之中,其中,约20%被降回我们生活的陆地上。位置、时机和温度是由我们现在开始了解的多个因素所决定的,其结果解释了最近奇怪的天气状况,警示我们地球变暖。

  世界气象组织将反常天气定义为每25年或者更长时间内才发生一次的天气。在过去数年间,灾难性天气频繁登上世界各国和中国报纸的头条,如中国南方出现罕见的暴风雪,中国北方出现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等。

  现在是时候用崭新的现代视角来观察不可思议的水循环,分析世界的山地、河流和天空的观测数据,理解人类究竟正在怎样影响地球。

海洋表面“温和的烹饪”

  光子以每秒30万公里行驶,以光子形式的电磁力被圆盘形的地球所拦截,拥有每秒1.62×1018焦耳(162 petawatts)的能量。其中,约有一半的能量到达地表,一半加热了海洋和湖泊的水面,这能量足以产生蒸发作用。这一自然现象的规模之庞大使人受到启发并仔细思考。例如160年前,詹姆斯·焦耳(James Joule)所发现的基础物理学表明,1卡路里的热量可以将1立方厘米的水加热1度(国际标准单位中,4.148焦耳等于1卡路里)。当地球缓慢地以每小时1000公里的速度转动时,在水表面产生了温和的“烹饪效应”,一定程度上将水抬升到数公里的天空中。如果是一立方米的水,每天就被抬升24公里。

  来自太阳的热量是经过大气过滤的。干洁大气有一种低抑制因子,水汽越重,到达地球表面的能量越少。其他气体也折射和反射光子,因而削弱了能量,加热了地表水。但这种效应不被经常讨论,在评论全球水循环如何对我们产生影响前,我们需要确切地阐述被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基本自然功能。

  我们应该感谢地球的两项活动,假定我们不打算改变它们,即使我们珍惜它们恒久不变的状态,而气候变化也可能将它们剥离。地球在真空中以每小时10多万公里的速度疾驰,并以每小时超过1000公里的速度转动,为我们降温和供暖,并将部分动力传递给转动着的海洋和大气。现在,前景光明的生态信息学界启发了我们对海洋和气流模式的认识。

  就像空气动力学工程师在一个风洞中跟踪汽车周围的空气分子流一样,在模糊条件下,科学家团队能界定各种风型常规下流向何处,并能跟踪最近在温暖的中低纬度地区出现暴风雪的某些极端反常天气(这让全球变暖的否认者幸灾乐祸)。这些新的反常风型也导致农民所依赖的季节性降水完全混乱。

  这方面,中国走在新研究领域的前列,在开拓科学发展的国家政策激励下认识新的研究问题。水是不能被生产但也不会消失,只要人类简单地从水的自然循环中取用,然后再还回自然就能达到平衡。然而,用水还是最好能有个限度,比如,中国年度GDP的计划用水量限制在6700亿立方米。

  物质流分析是一种相似的方法。由于水是一种市场化商品,就像棉花和铝,它的价格自然由供给和需求决定。水也有“生命周期”,就像铁,从自然界提取、冶炼、加工后配送到工厂,制成的产品进入千家万户,最后有的产品能再回收,有的则被废弃。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两位教授率领的一个团队正在勇于尝试一种可能带有意义深远的革命性方法,即使用火用的概念作为统一的资源核算口径,既包括物质也包括能量,既包括质还包括量。


北极风“跳出城墙”吹向南方

  过去的两年,北半球流体流动的一项引人注目的新现象已得到揭示。以前,北极上空的大气冷而密,形成的极涡非常紧,它几乎没有干扰或中断海洋和墨西哥湾暖流的大气,墨西哥湾暖流是巨大的热量传递纽带,从赤道北部和大西洋北部一直到美国东北部、欧洲、太平洋北部、北美北部地区,乃至日本、朝鲜和中国北方地区。

  全球变暖正在两极地区发生是毋庸置疑的,自从1979年卫星照片记录出现以来,北冰洋30%的冰面消失了。过去,冰面能反射太阳光,现在,由于水吸收太阳光,气候变暖则加速了。过去冷而紧密的极涡现在不再那么紧密,向外扩大延伸与墨西哥湾暖流相撞,由此带给地区史无前例的暴风雪,加重了季风影响地区的干旱和多雨等极端天气。

  多数情况的降水只在当地的简单地形循环,陆地风将云吹向山地,凝结、降水之后流回大海。世界最高年降水量和最高降雨量记录都是这个循环里形成的。当然,情况也在变化,人们应该研究如何帮助农民规划种植进度,农民应该种什么,他们能多大程度依赖水库和水的输送渠道。而农田的水资源配置、贮存和输送的规划和执行将需要更多的科学支持。即使不谈农业的例子,随着水循环的改变,我们将需要重新考虑正在经受急剧气候变化的城市的未来。例如,工业发展正“滥用”经过多年变化达成的全球生态系统的平衡,全球生态系统已经发生巨大改变,而“零增长”的工业扩张(不可能的事)还将影响地球已遭受严重影响的水循环。也许在未来的冬天,暴风雪、洪水和干旱将发生在过去没有经历过这些恶劣天气的地方。因此,现在开始储备会是件明智的事情!

 
 

 
  相关新闻链接:
  • 英国可替代能源与节能
  • 工厂化农场
  • 撒哈拉沙漠独有的气象灾害
  • 灰霾的成因和危害
  • 传统的“低碳”节能建筑
  •  
       
         
     
    环境保护部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
    中国环境意识项目
    中日友好环境保护中心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中华环保基金会
    中国绿色公司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绿叶
    人民网环保频道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绿色和平
    大公网环保频道
    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
    自然之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在线留言  |  版权声明  |

    世界环境杂志社版权所有